尹真熙 - 37.青楼 九福晋重生(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爷心里的人可是八哥?”霍珠小心翼翼的在九阿哥耳边试探性的说道。因为是自己的妻子, 九阿哥也不会防备她什么,更加不会觉得她有恶意。九阿哥对霍珠轻轻点了点,可以说是对她十分信任了,这反倒是让霍珠有些受宠若惊。

    “八哥除了出身, 哪点比不上人家?”九阿哥为他八哥很是抱不平。倒是让霍珠忍不住叹息一声, 九阿哥自己都说了是出身了, 偏偏是万岁爷最看重的出身。他怎么可能会让一个辛者库奴婢的儿子登上皇位?

    四阿哥亲额娘是包衣都比这好你不知道多少, 更何况四阿哥还是孝懿皇后亲自抚养过的。“爷,您认为,万岁爷会让良妃的儿子登上高位吗?”霍珠直直的盯着九阿哥的眼眸看。她知道他不会轻易死心的,可是霍珠想要让九阿哥认清楚事实。

    别说康熙,九阿哥自己就是他的亲儿子, 若是这事儿扯上八阿哥的话, 九阿哥的行事作风恐怕会和他汗阿玛一样。辛者库贱奴啊, 他要是有个这样血统的儿子,九阿哥自己都会看不上。若不然的话,为何前世老九对几个庶子压根就不怎么亲热呢,因为侍妾都出身不高啊。

    九阿哥心里震了震, 他领会了霍珠的意思。这要是他不感情用事的话, 没有被兄弟情意蒙住双眼,其实九阿哥很多事情都能够看清楚了。九阿哥抱着霍珠娇软的身子紧了紧,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霍珠见他这幅愁眉不展的模样, 柔声劝慰道:“爷, 说句不中听的, 您不想坐,谁坐那个位置又有什么干系呢?”九阿哥果真笑出来了,像是为了她的天真不知事。也就霍珠这样说他觉得可爱,其他人他就会觉得愚不可及了。

    霍珠抱紧了九阿哥脖子,像是依偎着他撒娇一样。“爷,你不争不抢的,对太子有没有失礼过,他做什么和您这个兄弟过不去呢?”霍珠其实觉得,很多时候只要老九不主动挑衅的话,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只要面子上过得去,没有深仇大恨,皇家兄弟不会轻易拔刀相向的。虽然霍珠知道以后登上帝位的人是四阿哥,她家老九也似乎也已经将人给得罪了。可是那么多年之后的事情,霍珠不在意。她不想九阿哥掺和进夺嫡之争,纯粹是想自己之后的日子轻松点,没有那么多顾忌。

    若是九阿哥继续成为了八爷党,她这个福晋不可能没有任何影响的。这辈子霍珠就想吃喝玩乐。“但是八哥,”九阿哥忍不住反驳,只是他却停顿了一下。霍珠挑挑眉道:“八哥和您自然亲厚,他若是,那自然好。”

    “可是,处境又能够真的好多少差多少呢?反倒是爷,您要是掺和进去了,这划算吗?”“爷是生意人,可不能够做赔本买卖啊!”霍珠抱着九阿哥的脖子摇了摇,爱娇道。这都让九阿哥无法对霍珠生气起来,霍珠实在是太了解九阿哥的心思了,字字都踩在点上了。

    九阿哥心头的沉重都被霍珠这句话给逗没了,他的确是没有了一开始的雄心壮志,反倒是能够冷静的多为自己思考了。要将一个希望微末的皇子送上去的代价太大了,值得吗?九阿哥还要多想想。

    霍珠也没指望九阿哥一下子就想通了,同样她自己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劳心劳力,碰到就说上几句。九阿哥也不能偷懒,自己去打探消息去了。消息最灵通的地方自然是贵人眼里上不得台面的地方,刚好九阿哥以前就喜欢混在这里,三教九流的人他都有过结交。

    只是自从和霍珠成婚之后,九阿哥就再也没有踏足过了。这次为了查案,九阿哥又再次带着人去了他名下的青楼里。其他阿哥们都嫌青楼女子太过低贱绝对不会碰,可是以前九阿哥倒是不忌讳,如今的九阿哥也没有这个心思。

    “爷,您来了。”这楼里的管事自然认得九阿哥,他难得过来一趟,这底下的人就想好好表现,将台柱子送过去给九阿哥享用。九阿哥没这个心思,他过来可是有正事儿的,虽然这话说出去没人信。

    九阿哥坐在自己的专属雅间里,对打听到的消息并不惊奇,本来他心里也在猜想或许就是前明余孽闹事。反正时不时总会有人打着朱三太子的名号,这的确是让人厌烦的很。只是,他汗阿玛这么久了都还没有将这些人给一网打尽。

    九阿哥来了这么一趟,也不可能干坐着,陪着的美人是必不可少的。这楼里的台柱子月娘的确是不一般,姿色出众,身段好,身上还有着大家贵女没有的诱人风情。“九爷,奴婢伺候您。”

    月娘靠近九阿哥坐着给他喂酒,九阿哥自然不会拒绝,毕竟他从来一直都是这样享受着的。只是,月娘的玉手若有似无的挑逗着九阿哥,她含羞带怯的看着他,撩人的很。这是什么意思,九阿哥心里很是清楚。

    若是以往的话,九阿哥早就拉着人上床了,可是这一次他只是看了看并没有说话。月娘眉头微微皱起,这和那人说好的不一样啊。九阿哥虽说不至于是色中饿鬼,但是也绝对不是她面前这个柳下惠啊。

    月娘心里这么想着,只是手下却是给九阿哥喂酒更加殷勤了,醉了才好啊。在自己的楼子里,九阿哥也不会防备那么多,但是他也不至于会醉到不省人事。“爷,奴婢扶您去休息。”九阿哥没有拒绝,其他人见着也很有眼色的离开了,毕竟他们都以为这两位是要成就好事了。

    九阿哥还真的只是喝多了,想歇息一会儿再走。不然的话,回去让霍珠闻到自己身上浓郁的酒味,九阿哥本能的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只是突然,一具诱人的带着香风的女人柔软身体压了上来。

    酒色向来不能分开来看,这酒后的确是更加容易激动,更何况九阿哥从来都不是什么洁身自好的人。爷就知道,这女人对爷心怀不轨,九阿哥轻哼着。九阿哥的身体的确是躁动了起来,可是这只是本能。在女人靠近他的时候,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感觉并不好。

    或许是习惯了霍珠的身体和香味了,九阿哥没耐心的一把将她给狠狠推开了。“滚开!”月娘重重的跌倒在地。可是比起身体的疼痛,更多的是她不敢置信,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她在这楼子里是受人追捧的花魁,可是如今却是被九阿哥这样对待。

    若是完不成任何,她该如何是好呢?可是九阿哥这儿她也不可能待下去了。不然的话,想到九阿哥的喜怒无常,她恐怕还没有完成任务就先死了。只是,九阿哥在月娘离开之后,他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就算是想要上进,可是他的楼子里有这么不懂规矩的女人吗?

    九阿哥就算是想要人,也绝对不可能要花魁,那都是他推出去给别人的。九阿哥素来精明,他是不会放任这种疑点不管的,当即就让人去好好查探一番。九阿哥将自己这里查到的消息早就派人传递给八阿哥了,当然在这楼子里发生的事情,九阿哥从来都没有想过告诉霍珠,毕竟在他看来这并不算是事儿。

    等他回府的时候,霍珠就敏锐的闻到了九阿哥身上的脂粉味。这让她挑了挑眉,看着九阿哥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九阿哥最近还挺忙的,霍珠知道,不过,是去喝花酒吗?“爷,这是打哪儿来呢?”霍珠伺候着他比以往更加殷勤了几分,只不过却是总让九阿哥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本能的警惕了起来,反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霍珠脸上带笑,眼眸却是微微眯了起来,九阿哥这个反应本身就不对劲啊。虽然霍珠一向不管九阿哥在外面做什么,他有几个女人,可是九阿哥这辈子的态度却是告诉霍珠,她可以再放肆一点。

    不然的话,以九阿哥的性子,有女人这么打探,他早就甩手离开了。或许九阿哥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眼眸里的紧张和隐隐的心虚。这让霍珠唇角微微弯了起来,或许她可以对九阿哥更多一点期待。霍珠温柔的扶着九阿哥坐下,伸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爷,您身上香味很重,妾身醋了呗。”霍珠嗔笑道。她这样直白倒是让九阿哥一懵,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霍珠反倒是安抚着他,让他回过神来了。九阿哥轻笑着一把将霍珠拉进自己怀里抱着,爱怜的蹭了蹭她的脸颊。

    九阿哥应该生气的,他应该斥责霍珠的不知分寸,这是善妒,这是大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九阿哥的心里比吃了蜜还甜。以至于这位刺头阿哥用温软的声音对他的妻子柔声道:“哪里有什么别人?我没碰她们。”

    九阿哥心知这是荒谬的,他怎么可以对自己的福晋解释这种事情呢?他又不是什么窝囊男人,碰了就碰了,有什么了不起。可是当霍珠听见这句话后,对他盈盈一笑之时,她眼眸里的星光让九阿哥失了神。

    他想,解释就解释了吧,如果他能够看见福晋这副模样的话,还是挺值得的。福晋说得对,他的确是个合格的商人,从不做赔本买卖。九阿哥心里头更加柔软,心里头满是柔情蜜意。

    “我不会让你伤心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