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拾五 - 29.第二十九章 玄学大师的娱乐日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9章

    裴佳佳方才不在家中, 所以没和裴妈妈一路,路上又耽搁了一会儿,目前还没到。

    到底是姐姐未婚夫家,裴真真想着在事情没完全确定之前, 他们这浩浩荡荡一群人都进去, 别人还以为是来砸场子的, 因而商量一番之后, 便决定让几个拖油瓶留在车上,裴家母女就只带上了战斗力超强的苏念。

    不过乔太太见了人还是有点愣。

    尤其是站着最前面,踩着十厘米高跟鞋的这位裴家二小姐,她准儿媳妇的妹妹。

    说句可能让人不好意思的话,她一个做长辈的, 每次见到这位裴二小姐都有点怵。

    小时候, 王家大儿子欺负了她姐姐一次, 之后那一整周,一放了学就被裴真真套了麻袋狠狠揍,现在见了裴真真还跟老鼠见了猫似的,稍微大点后, 学校有个没长眼的对她耍了下流氓, 然后这姑娘直接一把水果刀狠狠插到了他右手……旁边的桌面上,刀口嵌入几寸深,那男生当场吓哭, 裴真真一战成名。

    ——这些都是她家小儿子一脸心有余悸同她说的八卦。

    这会儿对方明明朝自己笑得甜美, 乔太太却觉得她满身的杀气, 内心不由打起了鼓,他们家最近没谁得罪这位小祖宗吧?她呐呐道:“啊哈……这是真真吧,越来越漂亮了啊哈哈哈。”

    裴真真命都差点没了,自然没多少心思寒暄,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阿姨,我是来找纪思晴的。”

    乔太太蓦地松了口气,也顾不上问她为什么来找纪思晴了,忙道:“在在,就在客厅呢,瞧我,快进来坐。”

    裴真真住的地方离这片不远,过来用不上太久,这会儿刚过了晚饭饭点不算久,乔家别墅客厅里,除了还在加班的乔家大哥外,一家人是整整齐齐地坐在客厅中。

    ——其中就包括不是乔家人的纪思晴。

    裴真真一眼就看见了她。

    纪思晴是字母站吃播up出身。

    相对其他领域主播,吃播这一块算是门槛相低非常低的,除了最开始抢占先机红起来的那几位之外,之后再投身这一块的都难在网红界抢得一席之地。

    纪思晴中人之姿,化了妆也只能勉强算作清秀。

    没颜值,没占得先机,内容也不是特别有趣,纪思晴当初在字母站是属于那种完全没姓名的透明up主。

    之所以后来又变成有存在感的网红,是因为她变漂亮了。

    脸还是那张脸,五官也说不上有多大变化,但整个人都变了,很生动的那种漂亮,站在屏幕前似乎都能熠熠生光,非常地夺人眼球。

    普通人吃播,和美女吃播,话题度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也不是没人怀疑过她整容,但从清秀变漂亮那一段期间,她每天的定时直播从没断过,有没有时间去整容大家都看在眼里,而且纪思晴的脸也丝毫没有整容后的硅胶感,什么大表情都能做,整容论最终慢慢也消停了下来。

    裴真真主专人物摄影,工作和娱乐圈密不可分,前几天才刚听说有制作公司有意邀纪思晴去参演一部大制作的女配,戏份虽然不多,但人设却相当不错。

    今天一见,才发觉对方是确实漂亮。

    裴真真不由眯了眯眼,低声问苏念:“是她吗?”

    苏念刚刚在外面就感觉到了屋内有阴气,原以为里面有鬼魂作祟,进来后才发现事情比她想象中好像要复杂一点——

    这位叫纪思晴的姑娘身体里有两个魂魄。

    这情况和厉鬼夺舍有点相似,可纪思晴本人的魂魄却似乎又没有排斥之意,不知是何情况,更麻烦的是,纪思晴的生魂和她寄居在她身体里那个鬼魂已经融合了一部分。

    若是不管不顾直接动手的话,势必会同时伤害到纪思晴的魂魄。

    苏念本来手都已经扯住小红绳了,这下只能又放下来。

    这就很让人生气了。

    她皱起眉:“姐姐你直接问她吧。”

    这姑娘现在的样貌虽然看不出什么,可生魂还保有原本样貌,绝对是个心术不正的,而旁边那位据说是裴真真未来姐夫那位此刻面犯桃花煞,十足地倒霉相。

    单就这相呼应的两点,这事儿是她做下的可能性应该就很大。

    裴真真:“???”

    这么简单粗暴的吗?

    不过她最喜欢正面刚了!

    裴真真冷眼看着毫不避嫌和乔天宁坐在一处的纪思晴:“拿我姐姐生辰八字做法害人的是你吗?”

    乔太太:“!!!”

    她就知道,这位裴二小姐是来搞事的!

    在场其他乔家人,除了面色忽然凝重的乔爸爸之外,闻言都皱起了眉。

    乔家大嫂还来不及说话,乔天宁便先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挡住了纪思晴:“裴真真你乱说什么呢。”

    大概是惧于裴真真多年威名,语气还不算太差。

    只是苏念原本刚用灵力画出一小道真言符,才往纪思晴身上打出去,不防乔天宁这下会突然站出来当骑士,这道符就这么径直打到了他身上。

    苏念:“……”

    裴妈妈虽然是个傻白甜,但见到准女婿维护别的女人也不由蹙起了眉。

    裴真真倒是直接炸了。

    她本来以为纪思晴是一厢情愿,现在看来倒多半可能是两情相悦了。

    她彻底冷下脸:“乔天宁你还记得自己已经和人订婚了吗?”

    却见乔天宁冷哼一声:“你以为我想订这破婚啊,你姐姐长了张和你这母夜叉一模一样的脸,半夜看到我都怕做噩梦,要不是冲着她家世,谁他妈愿意娶她,我爱的明明是纪思晴。”

    苏念:“……”

    乔爸乔妈乔大嫂:“!!!”

    纪思晴:“!!!!!!”

    差点想去厨房拿刀的裴真真:“???!!!”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心里话的乔天宁:“!!!!!!”

    乔太太过于震惊,懵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正想去一边拉住儿子,忽然听到屋内响起一道女声。

    “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她一转过头,就见一脸尴尬的保姆领着晚到的裴佳佳站在门口。

    乔太太:“!!!”

    裴家两姐妹是双胞胎,就如刚才乔天宁所说,长了张一模一样的脸,不过气质迥异,非常好辨认——妹妹裴真真标配是卷发高跟大红唇,御姐范儿十足,姐姐裴佳佳却是常年裸妆加黑长直,一派温柔如水的小女人。

    此刻那双漂亮的眼睛中似乎含着点泪光,要哭不哭的模样,饶是乔太太一个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生怜惜。

    唉……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混蛋儿子哟!

    乔太太非常满意这个准儿媳妇,正想着要如何替儿子转圜一下,就听那边乔天宁又冷冷道:“当然是真的。”

    乔爸乔妈乔大嫂:“!!!”

    纪思晴:“!!!!!”

    裴佳佳一步步走到乔天宁面前,头始终低着,侧脸线条分外美好。

    她声音似乎带了点哭腔:“只要你婚后收心,刚刚那些话我可以当没听到。”

    乔爸乔妈:“……”

    多好的儿媳妇啊!

    那边乔天宁面色似乎有点狰狞,乔妈妈不着痕迹在他身后掐了他一把,想要暗暗阻止他犯浑。

    乔天宁明明努力闭嘴了,可不知为何真话还是不由自主脱口而出:“你别痴心妄想了,我是不会娶你的,我爱的只有纪思晴,想娶的也只有她一个。”

    乔爸脸色彻底冷下来:“乔天宁!”

    裴佳佳低着头抽泣了一声,良久才道:“那好,我……我祝福你呜呜呜”

    她说完低头掩面甩着手包一转身,径直扑进了裴妈妈的怀里。

    乔爸看自己的儿子面色忽然一瞬间变得更狰狞了,只见他忽然夹住双腿,恶狠狠道:“你这个贱人!”

    自打姐姐进来后,一直没再开口说话的裴真真差点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裴佳佳这个戏精!

    她刚刚明明看见她转身的时候,手包的尖角故意往乔天宁身下某处地方重重甩了过去。

    然而乔太太站在乔天宁身后,没注意到这个细节,乔爸爸已经气得倒仰了,重重拍着桌子:“逆子!”

    裴佳佳从母亲怀里抬起头,眼角似乎还有点泪痕:“叔叔阿姨,你们别怪他,都是我不够好,只是城北那块地……”

    城北那块地原本是说好要给她当聘礼的,订婚礼都已经筹备好了,所以他们这边也在准备手续了。

    原本两家要成一家,裴家又只两个女儿,那块地就算给出去,将来也还是自家的,现在这婚事眼看就要不成了,乔爸气归气,但商人本能还在,当下不免就开始犹豫起来。

    然后一旁不当家不知油盐贵的乔天宁这时又面色狰狞地道:“不就是一块地嘛,你拿了就拿了,以后别来烦我就是。”

    乔爸乔妈乔大嫂:“!!!”

    苏念、裴真真:“……”

    裴佳佳犹疑了一瞬:“这……现在乔家现在不是乔大哥在管事吗?这不太好吧。”

    面色狰狞乔天宁:“乔大哥乔大哥,他算个屁啊,不就是仗着比我早生了几年嘛,两个老东西又偏心他,所以才能霸着公司……”

    两个老东西:“……???”

    裴佳佳呜咽一声,又埋进母亲怀里:“妈,你要是还疼我的话,就把刚刚的录音删了吧,他虽然不想娶我,可我也不想看到他们兄弟因此反目成仇。”

    裴妈妈:“???”

    她什么时候录音了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乔爸到底是老商人,闻言利眼一眯。

    他此刻也觉察出儿子的不对劲来了,只当是他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听说裴妈妈有录音,这下也不敢舍不得一块地了。

    刚刚那些话一放出去,兄弟失和不说,公司股价说不定都得跌一跌。

    他忍着心疼道:“唉……这门亲事……就罢了吧,是我们生得这个逆子对不起佳佳,那块地就当作赔礼了。”

    裴佳佳抽泣声一顿,从包里抽出一份文件,委委屈屈道:“我来的时候刚好还在准备这份土地转让合同呜呜呜”

    乔爸看着递到面前的文件:“……”

    要不是今天这一出纯属谁也料不到的巧合,而且自己儿子这两天都窝在家里,一刻也没出去,他是真的都要怀疑这是裴家刻意设局了。

    他抬头看了眼裴佳佳,对方姿态依旧大方得体,但是脸上泪痕犹在。

    他这位准儿媳一直是个好的,刚刚也都还在不停在给那个逆子讲话,要不是她点出来,他都不知道裴太太还录音了。

    应该就是个巧合……吧?

    乔爸想起裴家那位二小姐刚进来时所说的那句话,今天这事儿莫非和大儿媳那个表妹有关系?

    他眯了眯眼,不过家事嘛,还是关起门来解决最好。

    乔爸叹了口气,拿起笔,唰唰几下把文件签了,豁出脸迟疑地看着裴佳佳:“今天的事……”

    裴佳佳闻言勉强挤出个笑容:“叔叔您放心,我和天宁是和平分手的。”

    乔爸乔妈:“……”

    哎!多好的儿媳啊!

    乔爸原本算盘打得好好的,大儿子继承家业,小儿子和裴家小姐联姻,最后能入主裴家当然是最好,只是没想到小儿子长了一副聪明相,竟然蠢到这般无可救药。

    现在两家亲家肯定是做不成了,但关系最好还是不要搞得太僵。

    乔爸正打算再安抚裴家母女几句,却见客厅里的灯不知未何忽然闪烁了起来:“怎么回事?灯坏了吗?”

    一旁被两家乱七八糟的关系搞得晕乎乎的苏念却是蓦地一皱眉——

    纪思晴身体另外那个鬼魂竟是想强行破体而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