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拾五 - 28.第二十八章 玄学大师的娱乐日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8章

    小个子鬼闻言愣了愣, 反应过来后忙摇了摇头。

    “……没有没有,我是前天死的。”他脸上露出点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你昨天那会儿以为我还是人啊,难怪了, 我说怎么会有人看到鬼还这么凶的……”

    他昨天才刚死一天, 完全还不习惯鬼魂这一身份, 花了老久慢慢飘上来, 还来不及吓人,就见到这姑娘拎着把菜刀就朝自己冲了过来,吓得直接又摔了下去,落地之后才想来自己现在是个鬼,完全不用怕被刀砍了。

    就是莫名还留有点心理阴影, 所以今天找了两个新认识的小伙伴过来壮胆, 没想到这次碰到个更加凶残的。

    QAQ。

    苏念几人:“……”

    “……”裴真真无语半晌才没好气问道:“那我什么时候害你摔死了?”

    听她这么一问, 小个子鬼又开始支支吾吾,见苏念不耐烦又扬起了小红鞭,他才不太好意思地道:“就……就是我前天大半夜……认真算的话也能算是昨天了叭?”

    他见苏念鞭子又扬高了些,忙又转回正题:“……那什么……就是我偷偷爬上来, 想偷点值钱的东西, 结果刚要进窗的时候,就听见你开门的声音,我一个不小心就摔了下去。”

    苏念几人:“……”

    裴真真:“……”

    崔彦鄙视地看他一眼:“哇, 你大半夜跑别人家里来偷东西, 还好意思怪别人害人死你!”

    小个子鬼闻言也一脸的委屈:“盗窃罪最高也就是个无期徒刑, 我这窗户都还没进呢,只能算个未遂,被抓应该最多也就判个一两年的叭,结果我随随便便就这么一命呜呼了,我能不觉得冤枉吗?”

    在场几人:“……”

    崔彦嘲讽脸:“哇,你还懂法啊,好棒棒噢!”

    小个子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我来偷东西之前,特意去网上查了查。”

    崔彦:“……”

    ……他这不是在夸奖他好吗?!

    裴真真却还是觉得不对,怀疑地看着他:“你前天就从这边摔死了,尸体呢?怎么没被发现?而且我这窗户外也没发现指纹啊。”

    小区出现命案,是多大件事,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

    小个子鬼闻言不由一脸的心酸:“……我摔进垃圾桶了里,半夜还有个醉鬼吐了我满脸,还扔了一堆垃圾把我尸体全盖住了,昨天早上黎明的时候还下了老大一场雨,来收垃圾的人也不认真,随便整桶就倒进了垃圾车里……尸体现在已经被发现了,我飘回来这边的时候,警方还刚开始调查。”

    他顿了顿,不禁流下伤心的泪水:“……你们不知道那车里有多臭,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我变鬼了都差点被恶心得又死过去一回,唉……我都死得这么凄惨这么冤枉了,不就是想回来吓吓你吗?结果倒好,自己又被吓了一次,现在还差点被打得魂飞魄散,呜呜呜我怎么这么惨……”

    三鬼中最沉默那个是个高大汉子,听得一脸心酸,不禁拍了拍小个子鬼的肩膀。

    满脸血的鬼也跟着哭了起来。

    在场几人:“……”

    崔彦光是脑补下那个场面都觉得头皮发麻,偷东西虽然不对,但死得这么惨也确实挺倒霉的,他无语问道:“不是,你偷东西为什么非要爬高层偷啊?”

    小个子鬼抽了抽鼻子:“我这不是听别人说高层房价更高,有钱人更多一点嘛。”

    在场几人:“……”

    苏念也是无语了,顿了顿,才问道:“在便利店楼上扔石头的是你吗?”

    小个子鬼愣了愣:“啊?什么便利店?”

    他脸上疑惑的表情太过明显,苏念和小师侄对视了一眼,便觉得没必要再问下去了。

    这鬼魂身上的气息还算干净,说明确实并没有太大恶念。

    昨天便利店楼上扔石头的举动却是恶意满满,真砸到就是非死即伤的结果。

    知道和鬼魂无关,苏念就觉得超没意思的,顺手就收起了小红鞭。

    毕竟涉及到一宗命案——虽然是这倒霉鬼自己的案子,周隋还是拿了张寄魂符将这几个孤魂野鬼收了起来,顺便联络了下特殊部门。

    苏念皱着眉又看向裴真真。

    她眉宇间的黑气还未全散,说明劫难仍在。

    可她房子里没有任何问题,工作室昨天他们去过,也没察觉到有任何阴气,或者其他不对劲之处,居住和工作的地方都没有问题,身上也没有过咒术之类的痕迹,那多半是以生辰八字针对本人做法的阴私手段了。

    如果是下了咒术都还好办,她可以立即化解掉,但用生辰八字做法就比较麻烦,上次做法的时候,她不在现场,这位姐姐也没要她的平安符,暂时是完全无迹可循,要想找到幕后之人,就相对没那么容易。

    所以苏念就很不爱管这些人为祸劫,鬼作祟有阴气可寻,还能抓起来打一顿,人作妖就爱躲躲藏藏在背后搞些小动作,更可气的是,找出来了还不一定能随便打。

    不过既然收了这位姐姐那么多钱,还是帮忙解决一下叭。

    苏念叹口气,问道:“姐姐你的生辰八字知道的人多吗?”

    裴真真一愣,想了想道:“算上时辰的话,应该不多,我自己都不知道,还得问我妈,怎么,这事儿还和我的生辰八字有什么关系吗?”

    苏念点点头:“很有可能。”

    裴真真行动能力强,听说这事儿可能和自己的生辰八字有关,立刻给她妈打了个电话过去:“妈,我的生辰八字就你们知道吧?最近有没有人跟你打听过我的八字啊?”

    裴妈妈听完也是一怔:“没有啊,谁没事打听你的八字做什么?难道有人敢娶你了?谁这么大胆子啊?”

    生辰八字的事没能问出个结果,还被亲妈怼了一句的裴真真:“……”

    ***

    裴真真气得挂了她妈电话之后,又给她爸打了一个,结果也差不太多,她是个急性子,有事就想立即解决,这种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对她下手,不能立即反击的感觉真的是如鲠在喉,非常难受了。

    “现在怎么办啊念念?”

    裴真真刚刚亲眼见过了面前小姑娘一鞭子吓得三个鬼魂瑟瑟发抖,这会儿也是不服不行。

    苏念看了看裴真真命宫处正慢慢变浓厚的黑气:“别担心,他们很快就会再次下手了。”

    裴真真:“???”

    等等,这位可可爱爱的小大师是不是说反了什么?

    裴真真正要细问,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

    电话是裴妈妈打过来的,裴真真一接通,那边就立刻传出她妈的声音:“就你刚刚问我生辰八字的事情,我想起来了,前两天乔太太问我要你姐姐的生辰八字,我好像记错成你的了。”

    裴真真:“……您可真是我亲妈。”

    电话里的裴妈妈丝毫没有不好意思:“你们两姐妹前后就相差不到半小时,记错这不是很正常嘛!”

    裴真真:“……”

    一个大一个小,这也能记错,到底哪里正常了?

    想起她妈方才的话,裴真真却不由沉吟起来。

    乔太太是她姐姐未婚夫乔天宁的妈妈,乔裴两家联姻在即,是双赢的事情,况且仔细论起来,乔家家底还如他们裴家,乔太太比她妈靠谱多了,又不是后妈,就算拿了生辰八字,应该也没理由故意去害她姐姐——虽然这八字并非她姐的,但乔太太不知道啊。

    被亲妈坑了一把的裴真真咬着牙:“当时乔太太问你生辰八字的时候,还有没有别人在场?”

    裴妈妈:“乔家大嫂和她那个表妹也在,你问这个干吗啊?真的有人敢娶你了吗?”

    裴真真:“……”

    乔家大嫂那个表妹是个小网红,自己收入也不差,又不是没地儿住,结果却隔三差五地就跑到乔家来住上一段日子,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这前两天才让她听见“她姐姐的生辰八字”,昨天她就出事了。

    要说这是巧合,她可不信。

    裴真真看向面前的小姑娘:“我现在有个怀疑对象,你见到本人的话,能不能看出点什么?”

    苏念点了点头。

    这位姐姐身上现在有她画的护身符,现在那边只要再出手,抓人就容易多了,不过现在有怀疑对象的话,倒更省时一点。

    那边裴妈妈还在电话里非常关切地问道:“你在跟谁说话哦?”

    裴真真知道她在想什么,完全懒得回答她这个问题,只问道:“乔大嫂那个小网红表妹还在乔家吧?”

    裴妈妈一愣:“在啊,怎么了?”

    裴真真:“妈你现在就带着裴佳佳去乔家。”

    裴妈妈更愣了:“去乔家做什么啊?”

    裴真真冷笑一声:“去砍人。”

    电话那头的裴妈妈:“???”

    ***

    裴真真领着苏念一行到乔家的门口的时候,正好和裴妈妈遇上。

    之前情况不明,裴真真怕家里担心,并没有告诉他们,现在安全有了保障,来乔家目的又是为了搞事的,自然要和家人通个气儿。

    裴妈妈一过来,就拉着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眼:“还好脸没伤着,全身上下就剩这一个优点了。”

    裴真真:“……”

    裴妈妈打量了一圈她边上的人,先和沈天泽打了个招呼,又觉得谁也不像自家闺女口里那位大师,只得又问道:“你说的那位大师呢?快介绍给妈认识一下。”

    然后就见裴真真指了指一旁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这位就是小苏大师。”

    裴妈妈:“!!!”

    被她指到的苏念看着乔家大门,眼睛蓦地亮了起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