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拾五 - 24.第二十四章 玄学大师的娱乐日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谢谢大家支持正版呀~

    众人忙搓了搓手上的鸡皮疙瘩, 紧紧跟住前面那小大师的步伐。

    快要经过之前挖出指骨那颗大树时, 众人忽见前面那小姑娘猛地一下顿住脚步,然后手上不知怎么就多出了一根鲜红的长鞭。

    只见她扬着纤细的腕子, 将红鞭往树根位置重重一挥, 一声粗哑的惨叫忽然惊雷一般在所有人耳边炸响开来。

    众人:“!!!”

    惯有的思维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打破, 这种突发状况之下, 大家第一反应仍然是——

    有人偷窥???

    反应过来偷窥的有可能也并不是人的时候,那小姑娘已经收回了鞭子, 鞭梢处正卷着一只张牙舞爪、连声嚎叫的……小纸人?

    众人:“??!!!”

    卧槽!这是什么东西?

    苏念看着那小纸人皱了皱眉:“怎么这么丑啊?”

    他们玄门中人都会借纸点灵,有叠纸人的,也有做小纸鹤的,全看个人爱好,她家的小师侄们各个心灵手巧的,她还是第一回看到有人能把纸人做得这么丑。

    红衣女鬼:“……”

    现场众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他们好像感觉那个纸人嚎叫声似乎微妙地停顿了一下,再响起来的时候,似乎还带了一点点抽泣?

    不过他们谁也无法否认苏念的说法,大家都是搞创作的,尤其是拍《甜心蜜意》这种现偶,全是想千方百计地把演员最好看一面展现给大家, 而这个纸人吧……如果只是手工不好,还丑不到现在这种境界, 也不知对方到底是何想法, 偏偏还给那小纸人画上五官头发, 眼睛一大一小,鼻子歪七扭八,头发比三毛可能多上几根,配色还奇奇怪怪……可以说是非常辣眼睛了。

    苏念被这纸人里的鬼嚎得脑袋疼,她刚才就感觉到这躲在大树后面探头探脑的小纸人满身的阴气,还是那种沾了因果人命的阴气,并且同那老道士的锁魂阵中的阴气非常相似,为了留个活(?)口,她下手已经非常轻了,一个大男人(?)敢跟着那种邪道士搞事情,居然连这点疼都受不了,真的是很没用了。

    大家还在感叹这纸人确实丑得惊人,然后就见今晚那说话一直温温柔柔、看着脾气特别好的小大师二话不说,就直接把那小纸人的头给撕了下来。

    ……头给撕了下来。

    ……撕了下来。

    那个嗷嗷乱叫的纸人一瞬间嚎得嗓子都劈了。

    现场众人:“!!!”

    已经见识过一次的李道:“……”

    那纸人的头一被扭下来,便见一道长长的黑影从里头钻了出来,然后慢慢化出了个人形,这“人”身影比现形后的女鬼要虚幻一点,但依稀能看出是个胡子拉碴的高大汉子。

    这大汉鬼慢慢转过头来,他脸色青白,脑袋歪在一边,一晃一晃的,要掉不掉,斜着的双眼正怨毒无比地看向苏念。

    现场众人齐齐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这……这要打起来了吗?

    然后就见那大汉鬼就只是这么瞪了苏念一眼,然后忽然扶正脑袋就开始撒丫子狂跑。

    ……主人救命啊呜呜呜。

    众人:“……”

    苏念忙往这大汉鬼背后仍了张追踪符,然后杏眸晶亮地一把牵住飘在她身边的红衣女鬼就追了出去:“姐姐我带你去报仇!!!”

    被带着整个鬼都飘了起来,然而还没搞清楚状况的红衣女鬼:“???”

    啊?报什么仇??

    制片人茫然又沧桑地看着那小大师跑远的背影,沉默半晌,终于转头眼神幽怨地看向旁边的李道。

    ……这何止是超级厉害啊,这根本就是不能惹啊!

    李道为人可太不地道了,要是早和他说清楚明白,他至于这么怠慢这位小大师吗?

    制片人叹了口气:“李导啊,你说我明天认真跟她道个歉还来得及吗?”

    同样忧郁的李道:“……”

    他好不容易才把人拐来剧组,怎么说跑就跑了,虽然她妈有先见之明,今早直接拉着给人办了张电话卡,可有联系方式又有什么用,他难道敢指使这位小祖宗吗?

    李道也长长叹了口气:“那也得有道歉的机会才行啊。”

    忽然无助的制片人:“……”

    ***

    苏念循着追踪符,一路跑出了影视城。

    最后在一套独门独户的大房子门口停了下来。

    这一片破破旧旧的,连路灯都是坏的,旁边的几栋房子都没开灯,只这家的院门半敞着,里头透出来点昏黄的光线,像是早知道有人要来似的。

    苏念推开门进去,就让一阵浓重的阴气熏得直皱鼻子。

    院子里荒凉得很,不过也是,这么重的阴气,能种活什么东西,光秃秃的石桌边摆了个大落地台灯,一个枯瘦的老头儿坐在桌前,正埋着头认真地画什么东西。

    红衣女鬼见那张满是皱纹的侧脸,不由小小惊呼了一声。

    这不是就布阵困住她魂魄那老道士吗?她虽然有点脸盲,但对方胆敢说她资质不好,这张脸她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

    她不知道该不该劝苏念回去,虽然是这小姑娘自己心心念念想找人,但万一这老道士真有他自己吹嘘的那么厉害,这小姑娘打不赢可怎么办呀,这一个念头还没能转完,她就见那小姑娘已经拎着鞭子冲上了去。

    红衣女鬼:“……”

    院内的老道士终于抬起头,见了人,从鼻子里轻哼一声。

    他还当是谁破了他的锁魂阵呢,原来不过是个黄毛丫头,能找到这来也算她有点本事,正好用来喂他新养出来那只厉鬼。

    老道士袖子一甩,一道黑影立刻从里面钻了出来。

    这道黑影比刚刚那大汉鬼凝实很多,他似乎死得比较惨烈,半边脑袋都没了,他一边朝苏念和红衣女鬼这边猛地窜过来,一边用剩下半边那只朝她们露了一个阴森可怖的笑。

    直觉得这个鬼很不好惹的红衣女鬼:“!!!”

    下山以后终于看见真·厉鬼的苏念:“!!!!!”

    一人一鬼同时有所反应,一个想扯住小姑娘往外逃,一个……重重挥出了手里的鞭子。

    躲避不及的厉鬼瞬间与小红鞭在空中相遇。

    下一秒,整个院子忽然安静了下来。

    隔了片刻,苏念才捏着手里的小红鞭,回头茫然地望着红衣女鬼,眼神似乎还带着点小委屈:“……这就是姐姐你说的……超凶的厉鬼吗?”

    红衣女鬼看着那被一鞭就给抽成虚影状、混身阴气尽散、奄奄一息连嚎都嚎不出的厉鬼:“………………”

    ……对不起,打扰了,我们对厉鬼的认知可能有点不太一样。

    老道士没想到自己新炼成的厉鬼在这小姑娘手下没能过上一招,终于收起了轻敌的心思,他忌讳又贪婪地看了眼她手里的小红鞭,这小姑娘年纪轻轻的能有多少道行,怕是这法器不简单。

    他重重哼了一声,拍桌而起,一边掐了个手决,一边低念了句咒语,他身后的屋子里一下子涌出来十来个大小不一,丑得各有天地的纸人。

    红衣女鬼:“……”

    苏念:“…………”

    老道士看这一人一鬼齐齐往后退了两步,不由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刚想说话,就见那小姑娘半捂住眼睛跟旁边红衣女鬼抱怨道:“这些纸人怎么能比刚刚那个还要丑!”

    她短时间内估计再也不想用纸人这种东西了,有心理阴影。

    QAQ。

    老道士:“!!!”

    他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这黄毛丫头,一字一顿道:“你!找!死!”

    老道士老早就有个学画画的梦,可惜当时社会条件不好,家里更是穷得叮当响,能保证不饿肚子就是好事,哪能搞这种奢侈的爱好,后来跟师傅学了点本事,可因为得罪人,又跑到荒山野岭躲了好多年,临到老了才有机会真正摸上画笔。

    没有人能说他画得丑!

    所有不懂欣赏艺术、胆敢说他画得丑的人全被他做成了纸人,现在就在这院子里!

    老道士抬手一挥,所有纸人齐齐冲向苏念。

    苏念一边拎着鞭子往后退,一边漫天撒出几张符。

    这也太影响她发挥了,她宁肯看厉鬼们死状凄惨的原模样,也不想看这些丑不拉几的纸人。

    老道士抬眼一看,轻蔑地笑了笑,就这么几张符咒,想对付他满院子精心养成的厉鬼,也太天真了吧。

    到底是年轻人,有个好法器又有什么用呢。

    今天还不是走不出这道院门,就留着和他的纸人一起作伴吧。

    然而下一瞬,他的笑容就又僵在了脸上。

    只见那抛出去的符纸在半空中瞬间化成一团团的火舌,直直降落下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