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拾五 - 8.第八章 玄学大师的娱乐日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章

    众人忙检查了一下摄影器材,发现确实正常。

    片场中的演员、工作人员齐齐松了口气,制片人一颗高悬的心也随之稳稳落地,几步迎上前,十分恭敬地将准备好的支票递过去:“真是太感谢梁大师了!”

    梁大师心里其实也悄悄松了口气,不过表面上还是矜持地点了点头,十分淡然地接过支票,高人风范十足:“虽然邪祟已然被制服,不过——”

    制片人心不禁又悬起来,难道大师是嫌钱给少了?还是有什么别的后遗问题?

    就听这位梁大师又接着道:“此次贵剧组会招来这位鬼将军,根本缘由还在于有阴人坐了镜头箱,这类箱子在古代都是用来放王衣王帽,以阴犯阳是为大不敬,所以,必须得让冲撞之人受到应有的惩罚,才能彻底平息此次祸难。”

    听他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苏念:“……”

    不远处翻着白眼的红衣女鬼:“…………”

    ???神他妈鬼将军?

    制片人此刻对他已很是信服,迟疑着问道:“要如何惩罚?”

    他心里却不由犯起难来,现在毕竟是法制社会,如果惩罚手段过分了,那他也没办法真下得了那个手啊。

    梁大师负着手:“这好办,你们把她开除就行了。”

    此前瑟瑟发抖缩在人群中的执行导演此时又挺起了腰板,他长得尖嘴猴腮的,一看就是个刻薄面相:“进组的时候我就和所有女性工作人员说过了,你们女人不洁,镜头箱和苹果箱我们男人坐得,你们女人坐不得,偏偏有人不听我的话。”

    他话音一落,不知为何,腿上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痛感。

    像是被人重重踢了一脚似的,差点没能站稳。

    执行导演往身后看了看,刚刚因为害怕大家都挤作了一堆,后面站了好几个人,一时难以分辨到底是谁动的脚,又或者是不是故意的,他这会儿又还有事要处理,便很快又转回头。

    围观了红衣女鬼踢人全过程的苏念:“…………”

    制片人看了人群中的某人一眼,还是有点犹豫:“梁大师,这……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我们这戏已经拍了一个月,这时候换女主演,和她有对手戏的其他演员也全要跟着重拍,损失会非常大。”

    梁大师一脸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

    执行导演这时又道:“赵总,我有个主意,陆熙已经拍完的戏份咱们可以不删,让编剧直接把女二改成女主,只要后面的剧情能圆回来就好。”

    制片人眼睛一亮,显然是觉得这方法可行,女主演陆熙不过就是个十八线小透明,虽然是李道亲自选的,但这次是她自己有错在先,随便安抚一下就行,他正要开口,忽听一道冷硬的年轻男声道:“不行!”

    满心愧疚正想答应的女主演陆熙:“???”

    眼看事情就要敲定,却突然发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的执行导演:“……”

    他恼怒地顺着声音源头望过去,见说话之人竟然是男主演元隋。

    据制片人所说,这位男主演也是李道选出来的,外形条件是挺优越的,不过却是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新人,比那十八线小透明的陆熙还不如。

    执行导演鼻孔朝天地哼了一声,也不愿意纡尊降贵地去和男主演吵,转身看向制片人:“赵总,你看看组里的这些演员,真的是一个比一个更难管,而且这事儿不彻底解决,以后剧组说不定还得闹鬼,那我可不敢在继续在这待了。”

    那边双手抱怀的男主演元隋一脸冷漠地道:“哦,那你现在就滚吧。”

    不敢置信的执行导演:“?????”

    他愣了愣,然后瞬间就气得脸红脖子粗的:“赵总,您看看!”

    他自己是没权力对演员做出处置,但区区一个没名气没后台的小新人而已,哪比得上他一个有人脉有水平的导演,他就不信制片人不会给他做主!

    他说完就见制片人犹犹豫豫地看了眼元隋,隔了数秒,像是做出了什么妥协似的,一脸愧疚转向他:“老张啊,不好意思,提前解约的违约金我们会如数结给你的。”

    执行导演:“……???!!!”

    剧组其他人:“???!!!”

    李道见旁边小大师目光直直盯着某处,以为她是没弄明白他们剧组这乱七八糟的关系,自觉应该要贴心一点,于是小声又直白地解释道:“元隋家里非常有钱,他们家的子公司就是这剧最大的出品方,制片人知道他的身份,执行导演不知道。”

    苏念正认真观察红衣鬼姐姐呢,兴致缺缺地“啊”了一声。

    这位鬼姐姐有点意思,明明一身红衣,却又不是厉鬼,最奇怪的是,她身上居然还一点浅浅的功德之光——这也是她没有第一时间出手的原因。

    王也是知道这位男主演的隐藏身份的,不过他还是有点疑惑:“元隋不是很讨厌陆熙吗?怎么会帮她说话?”

    李道意味深长看了自家助理一眼:“还是太年轻啊。”

    这位太子爷进圈演戏,消息要是传出去,愿意帮他抬轿的一线女星比比皆是,要不是元隋亲自指定,又哪里轮得上陆熙这样一个十八线小透明。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乱七八糟的剧组?

    ——还不是因为这位太子爷想追人又别扭得要死,所以暗搓搓亲自开了个剧,老父亲不太放心熊孩子,特意请他过来看个场子。

    ***

    做法之后的这一番“讨论”不过就一两分钟的事,梁大师却分明觉得录影棚中的温度这段间内像是降低了很多。

    这单case听上去就很是诡异,他本来不想接的,但对方出价实在太高,财帛动人心,他最后还是决定冒险一次,没想到幸运的很,过程中竟然一点问题也没出。

    不过钱既然已经到手了,事情他也办妥了,还是早走为妙。

    梁大师裹紧了花重金定制的道袍:“贵剧组的事你们自行商量即可,我这边还有要事,就先告辞了。”

    制片人一脸懊恼:“冷待梁大师了,十分对不住,我这就送您出去。”

    执行导演正愁没机会把刚刚的事含糊过去,忙殷勤道:“我来送梁大师吧。”

    然而几人才刚往前迈了不过一两步,就发现录影棚原本敞开的门忽然“砰”的一声重重关上了。

    方才因为害怕,剧组众人都是选择站了门口附近,都是离大门不过两三米远的位置,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门外没有人!

    而且这时候也没起风。

    那门是怎么关的?

    众人心里不禁浮过一个个可怕的联想,而下一秒,和昨晚一样开始不停闪烁的灯瞬间加重了联想的可信性。

    不知道是谁先吼了一句:“有鬼啊啊啊啊啊!!!”

    忽明忽暗的录影棚里瞬间乱成一团。

    制片人一脸惶恐地看着梁大师:“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邪祟已经被你制服了吗?”

    腿有点发软的梁大师:“……”

    他一个西贝货,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毕竟昨天晚上为求进可攻退可守,他连夜为case失败搞了无数的预案,这会儿即便脑子已经被恐惧占据了大半,预设的理由本能地脱口而出:“你们还做了什么?这里竟然不止一个邪祟。”

    制片人都要哭了:“那怎么办啊?”

    然后他就见方才还一派高人风范的那位梁大师面露恐惧地摇了摇头:“这个道行太高,我也没办法。”

    制片人一颗心沉沉地陷了下去,他惶然四顾,忽然发现在一堆抱团瑟瑟发抖的同事中,有一道纤细的身影站得分外地挺拔,看着分外地沉着。

    是李道带来的苏大师!!!

    制片人这时就像是忽然抓到了一颗救命稻草:“苏大师!您有没有什么办法?”

    苏念不是太想管这件事。

    这位红衣鬼姐姐身上有功德,打又不能打,而且她还没有多少恶意,就只是搞搞恶作剧。

    然后她就听制片人用满含恐惧的声音狂吼道:“我加钱!!”

    “……”苏念沉默一秒,“那我跟她聊聊吧。”

    ?聊聊???

    想起了这小姑娘方才种种不靠谱之处的制片人忽然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一旁捏着今早特意求来的平安符的梁大师:“……”

    富贵险中求,他以为自己接这单case已经够大胆了,没想到这边还有个比他还不要命的。

    他今天下午就听执行导演说了,会有个竞争对手,听说是个黄毛丫头,他就没多放在心上,更何况他刚刚胡编的时候,对方也没揭穿他,可见水平比他还不如。

    也不知哪来的胆子!

    然后他就听那黄毛丫头看着某一处,温声细语地问道:“这位姐姐,你为什么要吓他们啊?”

    梁大师一脸没眼看:“……”

    这种业务水平就敢出来混,也太丢他们同行的脸了!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就这个小姑娘话音刚落的那一秒,顶上的灯忽然就停止了闪烁。

    制片人:“!!!”

    梁大师:“…………”

    我去!运气居然比他还好!!

    停下来搞事的红衣女鬼打量了眼这小姑娘,她刚就觉得对方似乎能瞧见自己,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也没有为什么……”她抬起手指了指旁边的执行导演,“这个傻逼和女二串通一气,拿那破镜头箱陷害人家小姑娘就算了,装闹鬼的手段居然这么弱智,我们鬼不要面子的啊!”

    得知镜头箱闹鬼真相的苏念:“…………”

    见灯不闪了,制片人心头忽忽悠悠又升起了一点微弱的希望之光,他等了许久,也不见这位苏大师再次开口说话,录影棚安静得像是落针可闻,大大地加剧了恐怖心理,他咽了咽口水:“苏……苏大师?”

    苏念又默了默,然后将红衣鬼姐姐的话复述了一遍。

    制片人:“?????”

    照这个说法,这还是昨晚吓他们那个鬼啊,而且装闹鬼又是怎么回来事???

    他目光茫然地看了看眼前的小姑娘,又看了看旁边面有菜色的梁大师,最终又落向了正瑟瑟发抖的执行导演和女二。

    似乎是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自以为做得非常隐蔽的执行导演和女二:“……”

    没想到同行这把火烧到了自己身上的梁大师:“…………”

    执行导演一边往墙角缩,一边忍不住色厉内荏地道:“你……你胡说!”

    苏念还没说话,那边脾气似乎有点暴的红衣鬼姐姐先忍不住了。

    执行导演话刚落音,就见就在离自己不到一米处的位置,一个红色的身影慢慢显现出来。

    她额头凹下去一块,骨肉可见,鲜血流了满面,长发乱糟糟耷拉下来,尾梢还黏乎乎地结成块。

    苏念:“……”

    她知道这位红衣鬼姐姐有一点道行,能在众人面前现身,但没想到她这么皮,居然以死前的模样现了身。

    众人:“!!!!!”

    相比这些人,见过“世面”的李道相对还算淡定,拍了拍助理肩膀:“不用怕,有苏大师在呢。”

    王也:“……”

    现了形的红衣女鬼抱怀看着执行导演:“谁胡说了!你们在化妆室藏个蓝牙音箱都藏不严实,露了在大半个角在外面,还有化妆室镜子上那血浆,隔了老远都能闻到蜂蜜味。”

    不知是不是错觉,苏念透过那乱糟糟的头发,似乎看到了这鬼姐姐一连翻了好几个白眼。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会被鬼揭穿,半个字都不敢反驳,也无法反驳的执行导演和女二:“……”

    女二是个三线演员,被一个十八线小透明压番,很是不爽,执行导演被李道管东管西,也早就心怀不满,两人很快在床上一拍即合,搞出这么一个自觉天衣无缝的计划。

    没想到最后不知怎么就真的闹鬼了!

    执行导演怕得要死,辗转托了好几层关系才找到这位据说很厉害的梁大师。

    驱鬼费用自然是走剧组的账,但这西贝货私下还狮子大张口地跟他要了好几百万,才答应在最后帮他把闹鬼的锅甩到女主演身上。

    他想至此,不由狠狠瞪了梁大师一眼。

    捏着那张似乎并没什么作用的平安符,已经快要被吓死的梁大师:“……”

    他毫不示弱地也回瞪了执行导演一眼,早知道是个这么凶的红衣厉鬼,给他一亿他也不来啊,再多的钱也得有命花才行。

    红衣女鬼似乎还有点生气,顶着个头破血流的脑袋,走过去又踹了执行导演两脚:“还有啊,现在都8012年了,怎么还有你这种守着旧封建迷信的傻逼呢,女人要是不洁,你妈是怎么生出你的啊!”

    剧组那些敢怒不敢言的女工作人员:“……”

    莫名觉得好解气啊,甚至都觉得没那么恐怖了呢!

    不过一个鬼教训说别人封建迷信,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执行导演不知道是不是脑袋被揣坏了,一边缩着往里躲,一边竟然小声辩解了起来:“你说我们装闹鬼,你有什么证据吗?不是陆熙把鬼引来的,那昨天晚上那个鬼为什么只缠着陆熙啊?”

    脑袋乱成一团的制片人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好像有道理啊?这红衣女鬼也只是一面之词啊。

    然后他就见那红衣女鬼似乎也陷入了沉思:“……”

    隔了一会儿,她声气似乎也弱了点:“啊?我昨晚缠着的不是女二,而是女主演吗?对不起啊,我有点脸盲,认错人了。”

    苏念:“……”

    制片人:“…………”

    执行导演:“………………”

    录影棚一瞬间也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默。

    这时一直没什么机会讲话的女主演忽然小小“啊”了一声,看着红衣女鬼的眼神里竟然带了一点点兴奋和一点点小心翼翼:“你是不是江沁月啊?”

    在场众人:“!!!”

    苏念:“???”

    勉强还能保持镇定的李道这时又贴心地充当起了解说人员:“江沁月是一个很红的女明星,年纪轻轻就拿了影后,演技非常厉害,四年前拍戏时意外坠楼而亡,死亡地点就在这附近,死时穿的也是一套红衣,看着是有点像,我没和她合作过,但陆熙非常喜欢她,一直说自己喜欢上演戏就是因为受了江沁月的影响,应该不可能认错。”

    他说着又不由疑惑了下:“不过江沁月性格是出了名的温柔啊。”

    就是不想被认出来,所以才变成了死时模样的红衣女鬼:“……”

    糟了!居然在粉丝面前崩人设了!

    QAQ。

    红衣女鬼不情不愿地变回了原本模样,既然这里有她的粉丝,那再吓到人家就不好了,毕竟她昨晚已经不小心吓过人家一次了,而且她刚才都那副模样了,这小姑娘竟然还能认出她,是真爱粉没错了。

    在场众人:“……”

    还真是江沁月啊!

    万万没想到还有机会能见到偶像真人(?)的陆熙:“!!!”

    早知道昨晚趴在自己背上的是自家爱豆,她还怕个毛线啊啊啊啊啊!

    她本能想离自家爱豆近一点,脚还没能跨出去,就发现自己似乎正被人抱着。

    刚刚发现闹鬼时下意识把人圈进怀里之后一直没舍得放的男主演:“……”

    ***

    红衣女鬼没好意思看陆熙那边,只悄悄白了李道一眼:“谁说我是意外摔死啊,我明明是被王煜和孔微微联手害死的好嘛!”

    李道:“!!!”

    意外从女鬼口中听到八卦的其他人:“!!!!!”

    要知道,当年江沁月和王煜这一对可是娱乐圈人人称羡的金童玉女啊!俩人是同一个学校的学长学妹,只不过王煜是导演系,江沁月是表演系,婚前婚后人前人后都一直恩爱无比。

    江沁月去世之后,王煜一度还伤心地晕了过去。

    不过,就在今年的前不久,王煜被狗仔拍到与孔微微亲密同行,甚至留宿于孔微微家,而江沁月意坠楼那部剧当时的导演和女二号分别就是王煜和孔微微,江沁月死后,孔微微就容升成女一。

    这真人(?)爆料要是属实的话,也难怪江沁月会讨厌他们剧组的执行导演和女二了。

    大约是发现女鬼是熟人的缘故,片场的恐怖气氛少了许多,甚至还有人敢小小声提出问题。

    “那警察调查结果怎么说你是意外坠楼啊?”

    “你都变成鬼了,怎么不去找王煜和孔微微报仇啊?”

    “……”

    因为有真爱粉丝在,格外有偶像包袱的红衣女鬼虽然有点不耐烦,还是勉强回答道:“他们用的不是正常手段啊,警察当然查不到啦,他们就是怕我变成鬼找他们报仇,所以还让那老道士弄了个什么阵法把我困在了这破地方。”

    众人:“!!!”

    陆熙:“呜呜呜”

    和大伙儿关注点不同的苏念有点困惑。

    死时穿红衣容易成煞,魂魄被困阵中容易生怨。

    这位鬼姐姐没成厉鬼就算了,身上竟然还有功德之光,她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泥石流的鬼!

    想不通,苏念就只好直接问她了。

    红衣女鬼愣了愣,认真回忆了下:“红衣是戏服来着,不是我刻意穿的,我当时死得太快了也没顾上多想,那老道士布阵的时候话很多,我听到真相后那几天心里是挺烦的,觉得满心都是杀气,特别难受,我以为是上一部戏演杀手入戏太深,还没走出来,就努力调整了下,后来有个倒霉蛋搭灯光的时候,不小心一脚踩空摔下来,我顺手扶了一把,奇怪的是,我忽然就不那么难受了。”

    苏念:“……”

    她沉默了一瞬,才又问道:“你后来是不是还帮了其他人?”

    红衣女鬼一脸惊讶:“你怎么知道啊?现在的剧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道具工程粗制滥造的,工作人员也粗心大意,前几天,就他们剧组,道具师下个楼梯非得端满满一堆东西,把视线都挡住了,你说是不是傻?这样能不摔跤吗?”

    躲在人群中的道具师:“!!!”

    他那天糊里糊涂的,还以为是运气好才没受伤!

    真爱粉陆熙激动地紧紧攥住旁边人的手:“呜呜呜我爱豆怎么这么好!!!”

    忽然被心上人牵手的男主演:“!!!”

    终于知道这红衣鬼姐姐为什么一身功德之光的苏念:“…………”

    架是没得打了,不过这鬼姐姐还是可以救一救,她看着红衣女鬼问道:“姐姐你想去投胎吗?”

    她对阵法算卦这种麻烦的东西都不太在行,不知道这鬼姐姐记不记得那老道士的布阵细节,要是实在不记得也没关系,布这种困魂类的阵法,无非都要依托于一些见不得人的阴物,她只要把这附近几百米的内所有阴物全毁了,阵自然就破了。

    红衣女鬼愣了愣,反应过来苏念是什么意思后,头一回认真打量了下面前这纤纤瘦瘦的小姑娘,她犹豫了半晌,最后神情还是低落了下来:“算了吧,那老头说他养了好几只超凶的厉鬼,你别帮我了,万一被他发现了说不定会有危险。”

    苏念:“!!!!!”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