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拾五 - 6.第六章 玄学大师的娱乐日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6章

    李家的房子是个大复式。

    夜已深,李家几位给苏念安排好客房后,就知情知趣地回了各自房间洗漱休息——当然睡不睡得着就不一定了。

    李妈妈虽然也有一点点不靠谱,但客房收拾得是整整齐齐又纤尘不染。

    苏念早困得不行了,迷迷糊糊开了行李箱拿衣服洗漱,随手一摸,原本半眯着的眼睛蓦然又睁开。

    行李是鬼婆婆收拾的,苏念下山途中看过一眼,大半是她日常穿的衣服,剩下一角是一些画符所需的工具。

    而此刻,符纸上却多出一个摆放得端端正正的牌位。

    苏念:“???”

    他们家祖师爷的牌位此刻不应该在大名山上吗?

    他们玄天派这位祖师爷叫沈渊,说起来,叫他一声祖师爷,还算是他们玄天派碰瓷了。

    沈渊师承不详,传言说他一在众人眼中出现时,功力就已经深不可测,妖鬼魔三界难逢敌手,长相玉树临风,为人还谦谦君子,是玄门当时闻名天下的传奇人物。

    后来,玄门盟主孟渡坠入魔道,适逢战乱,他利用战乱中的屠城杀俘,以数十万人的鲜血与怨气为祭,终于成魔。

    玄门中人为与他抗衡,死伤过半,许多门派就是自那时起开始凋零,后来,还是沈渊挺身而出,两人大战了数天数夜,最后双双销声匿迹。

    再后来,他们玄天派创始人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沈渊的遗物,因为习了遗物中那本玄门功法,他们这位真“祖师爷”就非常一厢情愿地将沈渊认作师父,还给人弄了一个牌位,然后一代代传了下来。

    苏念三岁时意外解锁了那根沾满灰尘的小红鞭,然后老头儿便以她和祖师爷有缘为由,非常不要脸地将供奉祖师爷这个光荣的活计交给了当时还只三岁,得搬一张高凳才够得上供奉台的她。

    ……所以这牌位大概又是那不靠谱的老头儿塞进来的吧,可能是她之前没注意,或是老头儿用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新手法吧。

    苏念也没多想,用手擦了擦牌位,将它摆好在床头柜上,便拎了衣服去洗澡了。

    ***

    次日早上,苏念是闻着食物香味醒过来的。

    考虑到不知道这位小大师喜欢吃什么,李德起了个大早,做了一大桌子格外丰盛的早餐。

    熬得香浓软糯的皮蛋瘦肉粥,瘦肉片也不知如何处理的,嫩得几乎入口即化,一大盘色相味俱全的黑椒牛柳意面,一大锅汤鲜汁美、皮薄馅大的小馄饨,还有几样小菜、一个新鲜果盘,以及热乎乎的浓醇现榨豆浆。

    李家人不讲究什么食不言,又存了心思要与苏念交好,席间闲聊不免问及家世年纪等情况,得知苏念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小被师父带着在山里头长大,李妈妈一颗心都要心疼化了。

    难怪小小年纪就这么厉害,身世这么可怜,可不得学点本事傍身嘛。

    李妈妈也不客气又冰冷地叫苏念小大师了,大手摸了摸埋头认真吃饭的小姑娘脑袋:“念念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苏念正咬开一个小馄饨,汤汁鲜得舌头都要掉了,含含糊糊应道:“不叽道。”

    她确实还没想好。

    原本是打算随缘抓几个鬼打架,可依昨天的状况来看,山下找个有战斗力的厉鬼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可要是去玄天派的话,又要被师兄管,就很烦。

    坐在苏念对面的李道心念微动:“不知苏大师对演戏有没有兴趣?”

    态度摆得可以说是十分真诚了,完全忘了昨天怀疑苏念是骗子时心里是何想法,不知不觉表演了一个“真香”现场。

    苏念愣了愣:“啊?演戏?”

    小大师说自己是在山上长大,可能不太懂这些,李道自觉十分贴心地解释道:“类似于角色扮演,不同的人分别扮演虚拟故事中的不同角色,一起将故事呈现出来给大家看……”

    他说着走到一边,拿起摇控打开电视:“……就像这样。”

    电视屏还停留在上一次关机时的西瓜卫视,不等李道切回到网络电视,广告就已经播完,画面一转,瞬间就变回了白天剧场正在重播一部老剧,男主角一边一脸癫狂地晃着女主角肩膀,一边狂吼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离开我?!难道要我把我的心挖出来,你才肯相信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爱你吗?!!”

    苏念默默从辣眼睛的电视屏幕上收回视线:“……没兴趣。”

    李道:“……”

    不是,大师你听我解释,其实演戏也不全是这样的。

    热爱听八卦的李妈妈瞪大儿子一眼:“算了吧,演什么戏啊,别以为我不看新闻,你们那娱乐圈乱得哟。”

    说完又低头看向苏念,态度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念念要是还没想好就先在阿姨家里住下,想吃什么想要什么,都尽管和阿姨说,把这儿当自己家就好。”

    吃得饱饱的小姑娘杏子眼弯起来:“谢谢阿姨,我再想想吧。”

    ***

    李道吃完早饭差不多就得走。

    影视城那边他还有部戏在拍,虽然只是出于人情当个挂名总导演,但那一整个制作组加导演组都没几个靠谱的,他不在一边看着,也不知道最后那群人会拍出个什么鬼东西出来。

    临出发前,他将准备好当酬金的银行卡递给苏念,不死心又问了一遍:“大师你真的不想试下演戏吗?很好玩的。”

    苏念看在他也送钱的份上,态度非常好地……又拒绝了他一遍:“真的没兴趣。”

    又双叒叕看见自家大哥吃瘪的李德:“哈哈哈哈哈哈”

    李妈妈这会儿就看这个一心想把苏念拐进娱乐圈的大儿子很是不顺眼了:“你到底走不走啊?”

    李道:“…………”

    换了别人,他还可以用名利来说服,可就冲这位小大师的本事,以后上赶着给她送钱的人怕是会多如过江之鲫,更别提拍戏还是个累得要死的辛苦活。

    李道叹了口气,背影沧桑地拖着行李出了门。

    出了小区,李道随手拦了辆出租车。

    司机从后视镜中随便瞄了眼,客人一脸的深沉忧郁,他也没多想,大城市生活压力大,这样的客人他见多了。

    这会儿刚过早高峰,路途还算畅通。

    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李道接到了助理王也的电话。

    “李导。”对方声音压得低低的,像是害怕被人听见似的,“您到机场了吗?”

    李道:“还没有,怎么了?”

    王也声音又低了几分:“您要不晚两天再回来吧,剧组出事了。”

    李道眉一皱,他就知道那群人得搞事情:“出什么事了?”

    王也犹豫了下,这次声音接近气音了:“剧组昨晚闹鬼了。”

    李道一愣:“你说什么,闹鬼??!!!

    王也知道李道平时不信这个,每次剧组开机拜神都应付得非常敷衍,说实话,他原本也不怎么信,可这次发生的事情太过离奇,由不得他不信。

    “李导,是真的,剧组现在已经乱套了。”

    李道:“哈哈哈哈哈哈”

    司机奇奇怪怪地从后视镜又望了他几眼。

    “……”王也就知道对方会是这种态度,他默了默,“您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这两天肯定拍不成戏,您就先在家待着吧,别过来蹚这趟浑水了。

    李道一扫之前的颓丧:“你下午安排个车去机场接我,然后顺便告诉大家一声,让他们别怕,我会带个超级厉害的大师过去。”

    电话那头的王也:“?????”

    李道挂了电话后,朝前面司机道:“师傅,麻烦您前面转个弯,我得再回去一趟。”

    司机没作声,方向盘一转,径直开进辅道,然后刷的一下,靠边停了下来:“我要换班了,不往回走,你另外打车吧。”

    李道:“???”

    这时候换什么班?

    他莫名其妙下了车。

    司机又从后视镜里看过去,十分同情地叹了口气。

    哎,年纪轻轻的就不正常了,真可怜。

    大城市果然压力很大了,他今天还是多跑几趟,多攒点钱才踏实。

    ***

    李道在寒风中哆嗦了近半小时,才又打到一辆车。

    回到家,屋子里暖气开得十足,他那蠢弟弟、不靠谱的老妈还有那位小大师正坐在客厅看电视,前面茶几上满是卤味、小吃和水果,画面可以说是十分温馨惬意了。

    只是一见了他,弟弟和老妈就同时皱起了眉。

    “你怎么又回来了?”

    “……”李道头一回感觉到自己原来在家中是这么地没地位,这么地不受欢迎,“……我是回来找大师的。”

    苏念拿着瓣红柚,瞥他一眼:“真的没兴趣。”

    这个人真的很执着了。

    她刚刚跟着李妈妈看了会儿电视,都快无聊死了,要不是有东西吃,她早就出去晃悠了。

    再次被拒绝,李道倒没那么不开心了:“不是,我们剧组闹鬼,我想请大师你过去看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说不定现场观摩一下,就对演戏有兴趣了呢。

    苏念眼睛蓦地亮了起来,顺手将红柚往桌边一搁:“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