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拾五 - 5.第五章 玄学大师的娱乐日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5章

    方晋完全没想到,这一行人中看起来最正常的小姑娘原来才是最不正常的那个。

    他平日脾气再好,也容不得别人一而再再二三拿他刚去世的母亲开玩笑,当即冷了脸:“家里还有事要处理,如果各位不是来祭拜我妈的话,就恕我不招待了。”

    李妈妈此前听方妈妈提过方晋无数次,虽然因为方晋忙,今天才第一次见上面,但对这孩子印象很是不错,方妈妈去世,方晋难过也是实属正常,因此她也不介意他态度不好,只是又默默从儿子身后探出头来道:“是真的,我周二真的来过你家,还和你妈打了一通宵的麻将,一直到天亮才走,不信你可以去物业调监控。”

    方晋一愣。

    他妈骤然去世,他当时保险起见,也报了警,但他妈死因明确,家中也没他人入侵痕迹,警方很快就排除了他杀可能,所以他还真不知道她死后的第二天晚上家里有没有人来过。

    对方没必要撒这种一验即知真假的谎,可“闹鬼”一说也他妈荒谬了吧!

    方晋正风中凌乱,就听对面那小姑娘脆生生道:“不用这么麻烦,直接招魂就行了。”

    方晋:“???”

    招魂??

    他这是给自己家放进来一群什么样的神经病啊!

    苏念折腾了这小半个晚上,早就又开始饿了,从这屋子残留的气息和李妈妈的情况看,那几位打麻将的鬼阿姨鬼奶奶们估计也不可能是什么厉害的厉鬼,知道没架可打,她就真的没多少耐心了。

    反正知道闹的是什么鬼,对方又有直系亲属在场,非常省事了。

    “借你手用一下啊。”

    方晋刚回过神,手就被对面这小姑娘给握住了。

    他妈刚去世,他当然不至于能生出什么绮思,可这小姑娘虽然神神叨叨的,但长的是真漂亮,比漫画女主角还好看的那种,而且她又离得近,皮肤瓷白,双眼亮亮的,睫毛又卷又翘,素日只和电脑打交道的小宅男脸就这么刷的一下,变得通红通红了。

    不过这脸红仅仅就持续了不超过一秒。

    也不知这小姑娘手上拿了什么,下一秒他指尖就传来一点刺痛,然后一大颗血珠子就从刺痛的地方冒了出来。

    方晋:“……”

    苏念右手食指沾了方晋指尖血,在招阴令上笔走龙蛇地画了个招魂符咒。

    这小白旗也是他们那位祖师爷的遗物,和她那小红鞭不同,这东西是他当年自用的灵器,据说这招阴令在他手上时,既能开鬼门,又能召阴兵,也不知是传言有所夸大,还是那十万阴兵全都投胎去了,反正苏念到目前为止还没能解锁这后一个功效,不过用它来招个魂还是非常好使的。

    方晋脸上红潮还没退,就见这小姑娘徒手用血在一面不知从哪掏出来的小白旗上画了个奇奇怪怪的图案。

    旁边那几个瑟瑟发抖的人一面用很崇拜的眼神看着这小姑娘,一边抖得更厉害了。

    画风可以说是非常邪教了!

    被这么一打岔,方晋气是气不起来了,但也不能把这群不知是精神病人还是邪教徒的人留在自家了,他摆了摆手:“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还是赶紧走吧,不然我报警了啊。”

    正招魂的苏念抬眸瞥了他一眼。

    这人情况就和刚才李道相差无几,讲道理她是不可能有耐心讲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她从口袋里又摸了张小黄符往方晋手里一塞:“拿着,五分钟后,你要还想报警的话,随你。”

    方晋:“…………”

    这他妈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对面年长些的男人此刻看他的眼神似乎分外复杂,像是有几分同病相怜,又有几分幸灾乐祸。

    李德和尹柔晓有那么一秒钟也有点想问苏念要张符,不过看着自家大哥至今还发白的脸色,又忍住了这个冲动。

    方晋还迟疑着要不要真的等这五分钟,下一秒拿手机的手忽然顿住。

    那小姑娘画在小白旗上的血竟然一点一点消!失!了!

    最后一丝血迹消失的那一瞬间,关着大门的客厅忽然无端吹起了一阵刺骨阴风,紧接着一个身影凭空地、慢慢地现出形来。

    方晋:“!!!!!”

    到了嘴边的尖叫在看清这个身影正脸的那一刻又戛然而止。

    这“人”是个有点年纪的女人,身形微胖,身体看着比普通人要虚幻一点,手上还拿着个麻将牌,她抬手做了个推牌的动作,声音很是兴奋:“胡了,小七对——”

    话音才落,忽然发觉有点不对,她左顾右盼了几下:“诶?我怎么又回家了,哦哟,家里怎么这么多客人,方晋这傻孩子,怎么也不知道招呼人坐下啊,蠢成这样真不像是我生的。”

    方晋万万没想到还能再听到妈妈这样唠叨自己,也管不上打脸不打脸了,鼻子不禁一酸:“妈。”

    方妈妈眨眨眼。

    这屋子里六个人,此刻起码有四双眼睛都在盯着她看,她儿子、一个没见过的漂亮小姑娘、隔壁小区的老王,还有一个陌生男人,另外剩下那一男一女抱成一堆,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方妈妈试探地问道:“你们能看到我?”

    李妈妈受阴气入体所影响,暂时还能看见鬼魂,李道那边是苏念给的符咒时效还未过,因而也能看见方妈妈。

    不过这位阿姨不像医院那群孤魂野鬼,除了脸色怪了点,身体虚幻了点外,一点都不可怖,李家母子倒没那么怕了。

    方晋鼻子酸得越发厉害,不等他人回答,便先哭着点了点头。

    方妈妈脸上一喜:“哎哟,那太好了,儿子你赶紧去楼下老赵家买碗红烧肉烧给我吃吧,要三分瘦七分肥的那种五花肉啊!”

    正伤心不已的方晋:“……”

    苏念在山上的时候,都是和厉鬼打交道比较多,当然,“打”的成份更多一点,对没有战斗力的孤魂野鬼全无兴趣,下了山之后,只觉这里的鬼真的是一个比一个更奇怪。

    她看着方妈妈问道:“这位阿姨您怎么没去投胎啊?为什么还缠着活人来陪您打麻将?”

    这没见过的小姑娘长得很是可爱,说话还温声细气的,方妈妈心里念头瞬间就转了好几道:“小姑娘你是?”

    苏念晃了晃招阴令:“是我把您招回来的。”

    方妈妈若有所悟点点头,小小声吐槽:“原来是位小大师啊,这么年轻噢,我就说嘛,方晋这傻小子不可能找得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方晋:“…………”

    他听得到好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去投胎啊,我一噎死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方妈妈想了想,这才回答苏念之前的问题,她又看了眼李妈妈,“我死了也没办法联系上老王,想着她念叨了好久说要想打麻将,我在楼下游荡期间,又正好碰上两个牌搭子,所以干脆就陪她打了一晚上的牌。”

    李妈妈:“呜呜呜”

    方妈妈死了都还惦记着她的事,可真够义气。

    李道:“……”

    这闹鬼的真相也太他妈……令人无语了吧。

    苏念:“…………”

    李妈妈年纪大了,命格也偏阴,又和变成鬼魂的方妈妈有过约定,所以当晚能看见她们也属正常。

    不过他们这城里的鬼到底有没有一点常识啊!

    “人鬼殊途,阴阳有序,鬼魂身上阴气重,和活人待久了,会影响活人身体,王阿姨和你们打了一晚上麻将,病了好几天,差点连命都丢了。”

    苏念声线柔,语调也寻常,没太多斥责口吻。

    不过方妈妈得知好友差点因自己丧命,瞬间就内疚不已:“对不起啊老王,我真的不知道……”

    李妈妈吸了吸鼻子:“不怪你,你也不是故意的。”

    事情原因已经搞清楚,也确定不会有什么遗留问题,饿着肚子的苏念毫不留情地打断这老姐妹情深的场景:“这位阿姨我送您下去投胎吧。”

    知晓会影响别人身体,方妈妈哪里还敢在阳间多逗留,她点点头:“谢谢这位小大师,不过,能不能让我儿子……”

    此前一直被忽略的方晋闻言眼睛里多了一抹亮光,然后就听自家亲妈接着道:“给我买碗红烧肉吃了再走啊,我死前就很后悔那天为什么偷吃的是牛肉丸子而不是红烧肉。”

    方晋:“……”

    他真的是亲生的吗?

    不过他还是坚强地抬头看向了苏念,亲妈虽然不惦记自己,但遗愿还是得帮她完成的,她妈近年身体不大好,忌口的东西越变越多,已经有好一阵子没吃过楼下老赵家的红烧肉了。

    苏念不由沉思。

    一般鬼魂滞留人间,多是因为有执念未完成,能让方妈妈无意识中惦记到没能成功去地府的红烧肉到底得有多好吃啊。

    “行是行,不过……”

    方晋不知道她为何犹豫,不过这一小段时间也看出来了,这小姑娘说话虽然是温温柔柔的,但好像耐心并不是太好的样子,他忙接道:“这位小……大师刚刚是我多有冒犯,先跟您道个歉,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能满足的我尽量满足。”

    苏念摸了摸肚子:“能不能也给我带一碗上来?”

    她也好饿啊。

    QAQ。

    方晋:“……”

    最后李家兄弟和方晋一起下去的,三个人拎了大大小小十几袋子回来,除了两大碗酱香油亮的秘制红烧肉外,还有一堆小龙虾、烧烤、卤味等特色夜宵。

    李德夫妇终于也忍不住问苏念要了两张符纸,六人一鬼非常和谐地吃了一顿夜宵,当然,方妈妈那份得经过特殊处理。

    苏念下山以后,头一回吃了一顿饱餐,味道还非常不赖,心情很好地应下了方妈妈想带几个鬼姐妹一起下去投胎的要求。

    几个老太太和方妈妈差不多,最多身体透明些,只其中一个脸色臭臭的,也并不如何吓人。

    苏念将招阴令往上一抛,阴森森的鬼门再度洞开。

    方妈妈遗愿得偿,牵着老姐妹们的手就往门边走去,临近门口的时候,她忽然脚步微顿,回过头朝方晋招了招手。

    方晋走过去,鼻子微酸:“妈,对不——”

    方妈妈打断他:“头低一点。”

    方晋依言低下头,明明身为鬼魂的妈妈碰不到自己,可他还是觉得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摸了摸自己脑袋,就像年幼时分一样。

    “你是个成熟的孩子啦,以后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

    ***

    送走方妈妈一行后,已经接近凌晨时分。

    苏念作息一向非常健康,事情一搞定,困劲儿就上来了,不由捂着嘴小小打了个哈切。

    见这位小大师二话不说,转身就要走,方晋忙叫住她:“等下。”

    苏念揉了揉眼睛:“还有事吗?”

    还是那副温温柔柔的语调,方晋却再不敢小瞧她。

    他现在万般庆幸自己今天浑浑噩噩就把这群人请了进来,不然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他妈的魂魄还在阳间滞留,也永远没机会完成她的遗愿,甚至一直会困于愧疚情绪中无法自拔。

    方晋挠挠头:“非常感谢大师您帮我妈完成遗愿,不知道您有没有支付宝账号或银行卡之类的?我想转点报酬给您。”

    苏念:“!!!”

    山下的人都这么爱给人钱的吗?

    苏念虽然对外面的物价没多少概念,但也知道自己口袋里那点钱肯定是完全不够花的,有人白送钱,她困劲儿都轻了点:“没有,不然你给现金?”

    方晋:“……”

    最后苏念揣了一张据说有十万的银行卡下了楼,脚步都变得轻飘飘了些。

    这一晚上过得极其混乱,且信息量还巨大,直到出了小区,李道才想起来问:“不知苏大师订了酒店没有?”

    李妈妈对这个救了自己的小大师印象极好,忍不住插嘴道:“最近新闻不是都报道了吗,那些五星级酒店都脏得哟,苏大师不介意的话,还是去我家住吧。”

    苏念对住的地方倒是没太所谓。

    大名山覆盖面积宽广,之前被老头儿扔进大名山深山中锻炼,为了抓一只树妖,她三天三夜没能回去,幕天席地都睡过。

    不过比起住别人家,自然还是酒店更自在一点,脏的话反正用一两张净洁符就好。

    “我还是——”

    李道毕竟是混娱乐圈的,察言观色还是懂点门道。

    这位小大师既讨自家亲妈的喜欢,又是个真正有本事的人,与她交好百利无一害,况且,这姑娘长相是真符合她新戏人设,嗯……武力值也挺符合的。

    李道把李德往前推了推,顺势打断道:“噢,对了,我家这弟弟别的本事没有,做菜水平倒是还可以,今天那道口味花甲就不如他做的好吃。”

    苏念眨了眨眼:“我还是住你们家吧,打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