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拾五 - 4.第四章 玄学大师的娱乐日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章

    老太太身体里阴气过重。

    苏念在她脑门上前前后后贴了三张驱阴符,才将所有阴气驱散干净。

    “她等下就能醒过来啦。”

    李德和尹柔晓虽然看不见鬼,可经过刚刚的种种,对苏念已经是无比信任,此刻听她说这话,悬了几天的心终于落下来,正欲道谢,哪知沉默了许久的李道这时却忽然走向前,朝苏念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谢谢大师。”

    苏念还头一回被人行如此大礼,差点没吓一跳,往后退了两步,忙摆摆手。

    “不用不用,我又不是冲着你的面子。”

    满腔感激之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的李道:“……”

    难得见自家大哥吃瘪的李德:“哈哈哈哈哈哈……”

    李道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说出去谁能信,这短短不过半个小时,真的是“鬼”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巨大惊吓、三观重整,这会儿还能好好站着说话,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好么。

    他现在只庆幸这位小大师确实没什么架子,不然如果刚刚被他气得一走了之,他妈这“病”就算是转到国外都没得治,那他罪过可就大了。

    他刚刚应该没把这位小大师得罪得太狠……吧?

    李道态度无比恭敬地道:“不管是不是冲着我的面子,这份恩情——”

    “啊!妈你终于醒了啊!!”

    “妈你觉得怎么样,要不要喝点水?”

    “阿姨您还冷吗?”

    话才说了一半,听众忽然全跑路到病床那边去了的李道:“………………”

    李妈妈刚从那种混混沌沌的状态中醒过来,就看到一个面生的漂亮小姑娘弯着眼睛,甜甜朝她笑着。

    “这是……怎么回事?”

    ***

    几分钟后,李妈妈捏着小姑娘递过来的什么聚阳符,一脸的懵圈:“撞鬼?”

    “嗯呐。”苏念脑袋点了点,“阿姨您仔细想想,您最近一周有没有碰见过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和李道不同,李妈妈是个封建迷信拥护者,自己的病来得确实蹊跷,而且这会儿拿着这小姑娘给的符咒,她非但不再觉得寒冷刺骨,反倒浑身暖洋洋的,因而对这撞鬼一说,她是丝毫没有怀疑的。

    她忍着恐惧想了想道:“没什么不寻常的事啊。”

    苏念托着下巴,认真帮忙理思路:“应该是在晚上,大约在您开始觉得冷的前一两天,您再想想。”

    “前一两天啊,我——”李妈妈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一变,忽然摇了摇头,“我什么也没做啊,就和平常一样在家里待着,然后早早就睡觉了。”

    她这撒谎的水平实在不怎么样。

    李德当即皱起眉:“妈,那东西害您受了那么大罪,您干嘛还要帮它瞒着?”

    李妈妈眼珠子乱转:“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在家睡——”

    李道忍不住打断她:“妈,您还想再受一次罪吗?”

    大儿子一严肃起来,李妈妈还是有点怕的,主要是她确实心虚,她捏着小黄符,往后缩了缩:“我真的没有,我就是……偷偷溜出去打了一晚上麻将。”

    李家三位:“……”

    苏念:“???”

    李妈妈和王婶这俩姐妹差了将近有十岁,李妈妈如今已经快六十,身体虽然还很硬朗,但也禁不住她自己这么个玩法。

    李道深吸了口气,在心里默念了三遍“亲妈不能骂”,然后怒目瞪向自家蠢弟弟:“让你照顾妈,你就是这么照顾的???”

    躺枪的李德:“…………”

    李妈妈忍不住小声辩解道:“真不关他们夫妻的事,柔晓那天上夜班,你弟弟刚好又有事去了外地。”

    李道觉得自己像是平白给气老了十岁,他深深吸了口气,无奈道:“您就不能白天打吗?”

    李妈妈也很委屈:“白天没人陪我打啊。”

    大城市里又不同于青庙乡,家家闭门闭户的,认识的人原本就不多,大家白天工作的工作,带孩子的带孩子,到了晚上,还全聚一块儿跳什么广场舞去了,能有个熟人陪她打麻将就已经很不错了。

    苏念:“您这一周晚上就出去过这一次对吗?”

    李妈妈这次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对,最近天气冷,还下雨,我晚上都不出去。”

    苏念又瞧了瞧李家另外三位。

    这三个人身上都沾了些阴气,情况最好的是今晚刚从外地赶回来的李道,最差的是在医院守过夜的李德,但他大约是因为命格的缘故,阳气比寻常人要重上许多,因而也算不上严重,连符咒都不必用,多晒几天太阳就没事了。

    尹柔晓和李德和李妈妈同住,他们俩没什么事,足以说明问题并不出在他们家中。

    苏念眨了眨眼:“阿姨您给我具体说说那天晚上的事吧。”

    “我想想啊……我是六点多在家吃完晚饭才出发的,路不远,就都在一条街上,这一片也热闹,没什么奇怪的。”

    “到我朋友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另外两个人我没见过,不过一向是她负责组局,我也没多想,不过坐我旁边那老太太脸色怪怪的,脾气也不好,输了钱就不肯让我走,不然我也不会打一个通宵……”

    李妈妈现在想起这件事还有点气呼呼的。

    苏念挑了挑眉:“那个老太太脸色怎么怪了?”

    “就好像……好像……死人的脸色。”李妈妈脑袋中灵光一闪,不由打了个寒颤,“我还想起来了,我摸牌的时候碰到她手了,冰凉冰凉的,一点温度都没有!对了!我就是打完麻将第二天就开始觉得冷,我开始还以为是身体扛不住得了感冒……”

    李家三位:“!!!”

    “我……我这是和鬼打了一晚上麻将吗?”李妈妈捏着符咒又往墙头缩了缩,“糟了……我那个朋友?!”

    苏念也不是太能确定。

    那老太太要真是鬼,滞留着不去投胎,也不见有对李妈妈下什么狠手,光找人打麻将算是怎么回事?

    他们这城里的鬼可真奇怪。

    不过,她答应了人家,总要把事情搞定,猜原因她是懒得猜的,直接道:“我们过去瞧瞧。”

    ***

    医院阴气本来就重,李妈妈这情况完全不适合再继续住院。

    李道经过方才一事,对这地方已经产生莫大的心理阴影,动作迅速地就办起了出院手续。

    李妈妈这病来得蹊跷,好得更蹊跷,看着值班那位主治医生一脸的怀疑人生,三观已经碎了一波的李道莫名得到了一点心理安慰。

    一行五人驱车从医院离开,很快就到了李妈妈朋友所在小区。

    这小区门禁形同虚设,随便招呼一声,就能直接放人进去。

    李妈妈刚刚在路上打过几次电话,都是提示关机,已经忍不住替人担心起来,到了所在楼层,也顾不上怕了,催着自家儿子连连按了几下门铃。

    过了片刻,门才从里面打开,一个穿格子衬衫的年轻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头毛乱糟糟的,眼睛也肿肿的,见了屋外这一群人愣了愣:“你们找谁?”

    李妈妈一直害怕地缩在儿子身后,这会儿探出头来:“你是方晋吧?我姓王,就住在隔壁小区,是你妈妈的好朋友,她人在家吗?”

    方晋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我妈……她去世了。”

    李妈妈身子晃了晃,眼睛也跟着红了,她跟着儿子到省城十多年了,今年才交到这么个真投缘的朋友:“对不起,是我来迟了一步,才让她被恶鬼给害了呜呜呜……”

    “???”方晋抽了抽鼻子,眼神奇奇怪怪地看了眼面前这群奇奇怪怪的人,“我妈是吃牛肉丸子不小心噎死的啊。”

    李妈妈哭声一顿:“啊?什么时候的事?”

    方晋:“医生说是这周一下午。”

    李妈妈掰着手指算了算,脸色忽然大变,声音都发起颤来:“你……你确定是这周一下午?”

    她……她是周二晚上过来打的麻将啊!!!

    所以和她打麻将的不止一个鬼,有可能是两个……甚至是三个?

    方晋是个程序员,工作忙,公司离家又不近,平日索性就住公司宿舍,周末都不见得有空回来,他妈一个人住家里,出事都没人知道,这会儿天气又冷,要不是周三上午他刚好有事到附近,想着回家拿点换洗衣服,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发现,他正满心愧疚难熬,闻言不由瞬间炸毛:“您什么意思啊,我妈哪天去世我会记不清楚吗?”

    他话音一落,就见原本站在门口的四个人齐齐往后退了一大步,全都一脸惊恐地望着自己。

    方晋:“??”

    ……他刚刚有这么凶吗?

    方晋素日脾气温和,看这几个人被自己凶得连连后退,多少又有点不好意思。

    他正想再说点什么,就见面前唯一一个还留在原地的小姑娘温声开口问道:“我能进去看看吗?”

    ***

    方晋家就是个普通的二居室。

    李家四人抱团围在一起:“在……在里面吗?”

    苏念摇摇头,她刚在门口只感受到极淡的阴气,这会儿屋内卧室、卫生间都大敞着门,所有气息一览无余,确实没有鬼魂在里面。

    起码现在没有。

    她回头看向呆愣愣的方晋:“你家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

    方晋这几天都是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会放他们进来,大约是确实听自家亲妈说过有这么一位王阿姨,毕竟来者是客,然后这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被他一句话就能凶得瑟瑟发抖,另外就是一老一年轻两个胆子更小的女性,再加上一个胆子稍大点儿的漂亮小姑娘,这样一个组合实在看着不像什么坏人的缘故……吧?

    “没有啊。”他默默把“最奇怪的就是你们了”这后半句话又吞了回去,他顿了顿,终于想起一个关键问题,“啊,对了,还不知你们的来意是?”

    这几个人既然不知他妈的死讯,那应该不是为祭拜而来。

    他问完话,就见那唯一看着还算正常的漂亮小姑娘眨了眨眼,温声细气道:“是这样的,这位阿姨说她这周二晚上和你妈打了个麻将,我们怀疑你妈的魂魄可能没有正常去投胎。”

    方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