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拾五 - 2.第二章 玄学大师的娱乐日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章

    “大师,刚刚是我不晓得好歹,话说得不太好听。”

    胖大婶方才离得近,也听到了王婶电话里那句话,瞬间也顾不得膝盖疼手也疼,忙一瘸一拐地走回米粉摊,算中一桩事情还能勉强说是巧合,连续算中两桩,天底下也没这么巧的事了。

    她揪着胖胖的手指,胀红着脸跟苏念道歉:“……对不起。”

    她说完,就见面前小姑娘正抱着碗一小口一小口地喝汤,细长的手指嫩得跟葱白似的。

    胖大婶心里又不由嘀咕起来,这也不能全怪自己不是,谁会想到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真的是个厉害的算命大师啊。

    对方不回话,她心里七上八下地打鼓,忐忑地、弱弱地又叫了一声:“大师。”

    苏念慢吞吞喝完最后一口汤,才意犹未尽地将碗放下,抬头看了胖大婶一眼。

    对方印堂和鼻子前的黑气都已经消失,形容还有些狼狈,想必那一劫刚刚已经应了。

    “没事。”

    胖大婶飘忽的一颗心终于稳稳落地。

    大师果然是大师,胸襟都比别人要宽广一些,不像隔壁村那个神婆,本事不见得多大,心眼倒是比针尖还小的。

    她这样想着,就听面前这位小大师又温温软软补充道:“反正你不听我劝告,今天这一劫肯定是避不过的。”

    胖大婶:“……”

    这意思听着怎么像是“反正你今天肯定要倒霉的,我就懒得和你计较了”?

    不过也是。

    反正大师什么都算到了,也什么都不用做,只要静静等着她自打脸就好,说不定还不止算到她今天会倒霉……想到这,她心头不禁一凛。

    “那个……大师您能再仔细给我算个命吗?”

    苏念恹恹抬头随便望了眼,这位阿姨面相也没什么好细算的啊。

    她隔着衣服摸了摸还是瘪瘪的肚子,一碗粉都不够她吃的,没吃饱她这会儿就很不愿意搞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了:“我——”

    胖大婶这时已经动作飞快地从口袋抽出一小沓红票子,眼神恳切地望着苏念:“大师,您看够吗?”

    “!”苏念眼睛一亮,“够的!”

    胖大婶原本还担心钱不够,或者大师不愿意帮忙,见苏念答应地这么爽快,一下就乐得喜笑颜开了。

    燃眉之急迎刃而解,苏念开开心心接过钱,非常认真仔细负责地打量起了胖大婶的面相。

    不过再细看,也确实就是个寻常普通人的面相,不会大富大贵,也没有大灾大难,最多也就是因为性格缘故,类似今天这种程度的小劫不可避免地会多一点。

    “阿姨您这面相暂时没有大问题,但您性格急躁冲动,若不收敛一下,像今日这种小劫难以后怕是会只多不少,不过面相这个东西也不会永远一成不变的……”苏念视线扫过她手上的钱,顿了顿,又从口袋里翻了翻,摸了张小黄符出来,“这个平安符送您吧,贴身佩戴可挡十次小劫或一次大劫。”

    胖大婶满脸感激地接过小黄符,顿了顿,忽然又问:“啊!这样的符大师您还有吗?”

    ……这张符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衣服口袋里的。

    苏念刚想开口说没有,就见面前胖大婶又拿出一大沓钱来,这次比方那一小沓还要厚上两三倍。

    胖大婶:“我想给我老公孩子也买几张。”

    苏念:“!!!”

    山下的钱这么好挣的吗?!

    她一下子就看这个之前还凶凶的胖大婶非常顺眼了。

    她弯起眼睛:“您等等,我现在就给您画!”

    ***

    王婶一脸惊恐地挂了电话。

    刚一回到米粉摊,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便见那小姑娘抬头朝她笑出一口小白牙,一双微圆的杏子眼亮晶晶的,手上还晃着张一百块的。

    “阿姨,我还要两碗粉!”

    ……哪里有个什么大师的样子哦!

    可她连八字都不要,就能算得如此准,光凭这一点,就胜过隔壁村那个神婆不知多少倍。

    王婶压下满心恍惚:“大师,您既然能算出我有兄弟姐妹生病,那您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啊?”

    “我不是什么大师啦,阿姨您叫我苏念就好。”苏念摆摆手,她对这位素未谋面,却愿意请她多吃半碗粉的阿姨印象很不错,“您先跟我说说是什么情况吧,普通病症我肯定没办法解决的,还是要看医生啦。”

    胖大婶还坐在旁边没走,见状不由有点羡慕。

    早知道,别说是半碗粉了,一百碗她也愿意请啊!

    王婶搓了搓冰凉的手:“苏……苏大师,是这样的,我刚接到了我外甥电话,他说我大姐从前几天开始无缘无故觉得冷,开始大家都以为是变天了的缘故,可她这症状很快就极速加剧,开了空调裹着棉被还是觉得冷得直打寒颤,后来更是直接陷入昏迷状态,医院大大小小的检查都做过了,没查出问题来,还有就是……”

    她顿了顿,声音不自觉压低了点,像是怕惊扰到什么东西似的:“医院两个夜班护士说大半夜听见她病房里有男男女女的吵闹声,打开门却只看见我外甥和我大姐两个人,一个还在昏迷,一个睡得正熟。”

    这情况听起来确实不是寻常病症啊!

    苏念终于又起了点兴致。

    山上阵法幻化出来的鬼怪她早就玩腻了,师兄送来的那些是越来越不堪一击了,她没和老头儿抗议,乖乖下山也是为了想找几只新奇的鬼怪来打个架玩玩。

    “你大姐可能是被鬼缠上了。”苏念粉也不想吃了,立即站起来,“走吧,你现在带我过去看看!”

    听了一耳朵八卦的胖大婶:“!!!”

    王婶心里也毛毛的,她愣了愣,忙拉住提步就想走的小姑娘:“等等。”

    苏念不解:“还等什么?”

    就这么一小会儿功夫,这位好心阿姨眉上黑气可是又浓了几分。

    王婶:“……我大姐人在省城,得先买个票。”

    苏念眨了眨眼:“诶?”

    ***

    一个小时后,苏念拖着行李箱,拎着一袋麻辣牛肉,揣着个全新的千元机上了去省城的高铁。

    王婶原本也是要跟来的,结果临时有急事,跟苏念再三确认过自家大姐不会有事后,便推迟了行程。

    下山的时候,老头儿倒是交待过苏念可以去玄天派所在地找师兄。

    可她师兄那个性格吧,说好听点,叫板正,说不好听,那就叫死板了。

    方才没钱的时候,苏念都不是太愿意过去受他管束,这会儿有钱有手机,就更没这个心思了。

    况且老头儿所说的那一线生机虽不知是人是物,也不知会出现在何时何地,但肯定不在玄天派,她倒不如随缘先过去抓几个鬼玩玩。

    王婶给她的牛肉是自家做的,先用家里养的一锅老卤卤过,再加独门配料拌匀,入口是鲜香麻辣,回味无穷。

    省城离青庙乡所在的县级市不算太远,苏念开开心心吃完一袋牛肉,又折腾了一小会儿新手机便到了。

    一路顺着人流和指示牌出了站,苏念拨通了新存的那个电话号码,眉梢不由浅浅皱了下。

    王婶说对方会来接她,可电话怎么是关机的?

    ***

    李德这几天忙得是焦头烂额。

    医院跑上跑下,能做的检查都做遍了,也没能给他妈查出个具体病因来。这病来得蹊跷,病房里莫名其妙的响动更是蹊跷,他好好一个无神论者,愣是给逼得请起了什么大师神婆来。

    路上堵了一会儿车,他到高铁站时,已经差不到约好的点。

    李德急急忙忙赶到出站口前,一摸手机却没摸着。

    也不知是掉车上了,还是给人偷走了。

    一大群的旅客陆陆续续分散在各个出站口出站,李德正犹豫是回车上看一眼,还是找人借个电话,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

    他心头一跳,下意识转过头,却见一个小姑娘正歪头打量他。

    “请问你是不是叫李德?”

    李德一愣:“对,你是——”

    小姑娘眉眼弯了弯,声音也甜甜软软的:“你好,我是王婶介绍过来的,我叫苏念。”

    李德懵圈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片刻后,眼睛猝然亮起了一丝微光。

    打电话给他小姨找神婆,原本不过就是死马当活马医的下策,也没抱多大希望。

    他妈生病也就这两三天的事,他和他老婆又忙又急,各种心力交瘁,除了远在外地拍电影的大哥之外,没顾得上通知任何亲戚,面前这看着完全不像什么大师的小姑娘既然先能言中小姨有兄弟姐妹生病,又能在没电话沟通情况下,于茫茫人海中认出他来,说不定真的有解决办法。

    李德态度不自觉恭敬了几分:“苏大师,这边请。”

    苏念还是头一回近距离看到电视里那些高楼大厦,不过她对这些向来没多大兴趣,随便瞧了两眼,便又侧回头来看向李德的背影。

    方才电话打不通,她就拖着箱子随便找了个出口出了站。

    没走多远,便看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人胖胖的,眉眼依稀和王婶有一丝相像,父母宫所在的日月角黑气漂浮,最关键的是,这人周身还笼着一层浅薄的阴气,混在一群正常人中,像是打了个高瓦数的聚光灯一样,由不得苏念不注意。

    李德走着走着,便感觉到身后有一道灼热的目光,他不由回过头,却见后面小姑娘眼睛亮闪闪的,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他愣了愣:“苏大师,我身后有东西吗?”

    阴气算东西吗?

    苏念认真想了想:“没有……吧。”

    背后莫名一凉的李德:“……”

    没有东西为什么考虑那么久?而且为什么还要加个奇怪的语气词?!

    ***

    冬季昼短夜长,又赶上下班高峰期,车子一路停停走走,到医院时天色已经全部暗了下来。

    病房在15楼,电梯门一开,苏念便发现左手边第一间病房正有浓厚的阴气不断外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